十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十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9:07:3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段时间,他在网吧留宿,不小心丢失了身份证和银行卡,也错过了补考的机会。2014年7月,郑永全借了点钱回家,本打算跟父母认错,但始终不敢说出真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临近毕业,没能拿到毕业证的郑永全打算自己挣钱参加补考,当时学校一门课的补考费是600元。他找了工地的临时工,然而才刚干了几天活,就不小心被石板砸伤了脚,钱没赚到,反而受了伤。他只好以生活费和培训费为由,向家里要钱买药治疗。“这也是为什么那年我频繁向家里要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郑永全“消失”的6年里,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让莉莉能有个户口,高蒙找到民政部门希望通过收养的方式获得莉莉的合法监护权,从而为她上户。但咨询之后,高蒙被告知,由于他离婚前与前妻已经育有一个女儿,并不具备收养条件。后来,又有派出所户籍民警告诉高蒙,可以通过莉莉的母亲为孩子上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天前,7月27日晚,郑永全在网页搜索自己的名字,看到澎湃新闻的报道,得知爷爷已离世以及家人还在苦苦寻找自己。他彻夜难眠,“我哭了一晚上,宿舍的人问我咋了,我说‘我没事’,第二天早上就下定决心跟家里人联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人以为我被坏人害死了,我不忍心看到他们这样担忧,就下定决心回家了。”回家后,郑永全坦白了“失踪”的真相:大学期间因贪玩成绩很差,最终没能拿到毕业证,没有勇气跟家人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下午,孔某的丈夫王某向澎湃新闻提及此事时称,自己最近很忙,没时间帮高蒙给孩子上户口,也不愿让孔某单独出面办理,“等后半年再说”。关于上户口的费用,王某说,之前两万元可以办,现在事情被捅到网上,让他很难堪,“你们自己说得多少钱,我一个字都不想说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4日,在芮城县风陵渡镇七里村,一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,自今年4月起,高蒙与亲属多次来过七里村找孔某及其丈夫商议给孩子上户口事宜,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,“尤其是最近,事情被发到网上后,村里已人尽皆知,这让孔某的丈夫觉得颜面无光,非常不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6年来,家人想尽一切办法苦苦寻找郑永全,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相继离世。下落不明的郑永全成了一家人心头的“痛”。看到报道的郑永全,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宿,做了一个6年来都没有勇气做下的决定:回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蒙说,就在他打听孔某下落的这一年时间里,咸阳市一所学校听说了莉莉的遭遇后,同意可以暂时让莉莉上学,但户籍信息必须尽快补上,“春节过后,校方曾多次催问过户籍的事,如果还没有户口,一年级上完后他们也不敢再接收莉莉了。”